视人命如草芥嚣张气焰从何而来?
2013-04-07 15:56:09 927
  • 收藏
  • 管理

    4月3日,四川省西昌市一村民在与重钢西昌矿业有限公司就用水问题协商解决纠纷时,被矿区推土机碾压致死。这是3月下旬以来媒体曝光的第三起施工方车辆碾压农民致死事件,接二连三发生的血腥惨剧,令陶醉在新政中的老百姓不知有何感想?莫非这就是官方津津乐道的中国梦?

    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尽管与此前河南、湖北两起类似事件分别被认定为涉嫌过失致人死亡、涉嫌故意杀人不同,西昌发生的推土机“碾人”事件被当地安监部门界定为“生产安全事故”,但事件发生过程中同样存在相关责任人以强凌弱、视人命如草芥的问题。官方新华社也忍不住发问:如此嚣张气焰的究竟从何而来?

    据报道,河南中牟死者家属与弘亿公司签订民事赔偿协议,湖北巴东事件死者家属获赔85万元。涉事的重钢西昌矿业有限公司也希望尽快赔偿,尽早了结。施工纠纷死人事件经济赔偿,这样的脉络,不由人不把肇事者的肆无忌惮与背后的金钱黑恶势力联系起来。从钱云会案赔偿105万开始,宋合义案赔偿金额保密,但估计不低于100万,湖北巴东张如琼案赔偿85万,所有的血腥事件都被钱搞定了,所有背后主使都不了了之,这就形成了一个潜规则,大家放心干,干死了人不要紧,到时候政府会出面协调解决,大不了多赔点钱。

    河南中牟碾死护地农民幕后真相也己浮出水面。农民种草莓每亩获利上万元,却被当地官员要求以每亩700元卖地给开发商种草莓,农民再从开发商那里租种,每亩交6000元。贱卖农民的土地,用途不变,再租给农民每年获取暴利,开发商每亩土地还可套取国家农业补贴5000元。

    河南中牟农民被碾死之后,企业主在接受央视采访时“笑谈死者体内酒精含量”。言下之意,是农民醉酒成了铲车下的冤死鬼,跟企业没什么关系。难怪央视主播白岩松也坦言:“他这一笑让我浑身都发冷”!

    不论被碾死的农民是否体内酒精含量超标,即使醉倒在地,也是醉在自家的承包地里,开发商的铲车在未签订补偿协议之前贸然挺进致人死亡,都必须承担全部责任。湖北巴东的碾轧惨剧,同样也没有真相,除了肇事司机之外,开发商、企业主以及当地政府是否存在指使、纵容的情况?巴东的肇事者曾向村民陈述自己是受人指使,并表示在接到指使电话时已录音保留证据。

    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嚣张气焰究竟从何而来?纵容默认作恶的地方政府显然首当其冲,在屡屡发生农民权益被侵害的时,地方政府总是习惯性的推卸责任或者掩盖真相。特别是几年前震惊海内外的钱云会之死,为之后的一系列碾压惨剧开了恶例!正是因为官方对碾死钱云会保持沉默,才导致类似的惨剧一次比一次更疯狂更凶残!

    几年前钱云会之死,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一个看似完美的结局,无论有多少破绽,无论有多少质疑,无论有多少冤情,无论有多少悲愤!总有一股强大的黑恶势力在操控着整个过程,那些胆敢发出不同声音的目击证人,其最终的结局也是要么不再发出声音,要么就会被消失!

    钱云会之死,被当地政府归纳为一桩简单的交通事故。只有让钱云会的生命通过一桩简单的交通事故来了结,乐清乃至温州那些挑战权贵的弱势群体才会感到恐惧,官方需要这样的威慑效果,从而可保乐清乃至温州的土地和拆迁进程。

    钱云会生前那篇网文《是官还是贼:诉政府官员豪夺寨桥村146公顷土地始末》,就预示着钱云会的人生结局。用唯心的角度来观察社会,钱云会之死乃是必然链条上的一个偶然环节,钱云会没有碾死在轮下也会有孙云会赵云会倒在蒲桥村口。因为当地那些贪焚的掠夺者对于不安份的村民早己完全失去了耐性,必须动用暴力来维护掠夺者的利益!

    曾经有一股汹涌的民意企图为钱云会找寻真相,可悲的是这个时代没有真相,这个时代怎么会给人们真相?这是一个黑白颠倒的时代,是一个恶者横行的时代,是一个弱者苟且的时代!这些被碾轧的冤魂本可以保持沉默,象更多人一样,在这个时代苟且偷生。然而他们选择了勇敢的抗争,抗争的结局,就是死亡,如同一只小小的蚂蚁被碾死在脚下!

    在权力不知收敛黑恶势力横行的时代,没有正义的力量和不死的良知,这样的惨剧还会反复上演,没有一个人可以幸免!



    上一页:灰色的城市灰色的店 中国河北省石家庄市翟营大街的黑店 这样的如家酒店消费者还敢住么??.. 下一页:村支书收钱驱鬼 如此贪污腐败简直令人发指(图)
    全部评论(0)
     
    网页即时交流
    QQ咨询
    咨询热线
    020-28998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