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瞻瞩中国(公众事务群)
      工作时间
  • 周一至周五:09:00-17:30
  • 周六至周日:10:00-16:00
围城,何曾有过突围
2014-08-10 14:38:06 344
  • 收藏
  • 管理

    人生走到这,在一个本该青春年少的时光里,却始终坐着不咸不淡的事,挥霍着不羁少狂的青春,所有人都喜欢的东西,你不喜欢,所有人都认为对的事,你却看到了那唯一瑕疵,而所有人都认为错的事,你却乐于发现其中的无暇

    那被所有人定义的人生本是一个巨大围墙,其实,关键的是这个围墙是如何定义的,是去扩大还是增高,无论怎样,人们都无法突破她,因为,你本就在这个围墙里,无法看到围墙外的世界,又何来突破的勇气和动力

    其实,青春只是这个围墙最高和最短的一段,也是你这一辈子最有机会能够接触到外界的时候,但是绝大多数人却在这个时候把这一段加上了防护铁丝网,为了自己,为了突破而去突破一次吧,因为这种突破或许在未来一生都不会再有了,曾经有人定义过人生,在安迪•安德鲁斯的《上得天堂,下得地狱》里明确的说到了“一生中至少要有两次冲动,一次为奋不顾身的爱情,一次为说走就走的旅行。我们都是时间旅行者,为了寻找生命中的光,终其一生,行走在漫长的旅途上。”

    其实这种定义是最接近的突破,无论是不是定义,但却是我最喜欢的人生,突破在于一时的冲动,那一时的快感,或许是一些人一世都感受不到的。我们的冲动能否演变成突破,完全取决于我们能否一世都能那样去做

    人生最凄凉的灵感或许就来自于那一时的冲动,成就的可能就是那一世的突破,突破被定义的人生



    上一页:梦如人生,但人生不能如梦 下一页:人生最长不过爱
    ?
    全部评论(0)